皮鞋的脚步声越来越近。“咔嚓”一声,病房门开启。这次进来的不是一片白的医生护士,而是一个黑西装、内加月衬衫的男人,脸上还带着满面“春风”,令人心里一阵温暖。


病房内一对母女同时抬头:“来了!”女人激动地说着,跑过去 握住男人的手。“我们就知道你今天要来!”女人说着,满含热泪。


外面的记者与摄像师也进来了。女人一愣,男人赶紧说:“不介意我留点儿记念吧。”


“没事,没事!”女人说着,挽住男人手:“可以来个合照吗?”


“可以!”一顿闪光灯后,一阵童子声传来:“叔叔,你是谁啊?”


男人一笑:“不认得我,我就是资助过你的人啊!”“真的!妈妈!她真的来了!”女孩眼里闪着光,自从她的喉候咙发生病变后,她再也没这样高兴过“水瓶说的是真的!”


“水瓶?”在场的人都疑惑起来。


女人对女孩大声呵斥:“芹儿,不要不过脑就讲话。”


“妈妈,是你说的……”


“不要想什么就说什么!”


“可是…”女孩忽然低下头,手不停的抹眼睛。


“唉呀!你这是干嘛,你让她把话说完嘛!”男人抓住女人的手说。在场的人都被吓到了。


“唉!”女人反抓男人的手,说:“都是我,我见她天”天问你来了没,心烦,就故意跟她说每天一次水瓶,如果水瓶立起来,就代表他今天会来。是我不会照顾孩子……”女人说话声渐渐小了起来。


“原来是这样!”男人“哈哈”笑了两声,说:“这是一个好感人的故事呢!”回头,我要把它讲给别人听!听腻了也要听!”


大家都被逗笑了。男人拿起病床边的水瓶,下命令:“把这水瓶拍下来!多好的素材!”母子俩流出了幸福的眼泪。

  • 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