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可能没听说过她,但你一定会在我说之后忘不掉她。她属于那种典 型的财迷——爱显摆那种。为什么之她爱显摆?听说她出门要带“五大件”:LV包、真虎皮皮鞋、大棉袄(上面的花纹毛色亮闪闪的那种)、绿宝石戒指和最贵的墨镜,再搭配上她那根很长的香烟,使得邻里一见她就觉着晦气。


她曾在我这买过一瓶“白岁山”。”我至今今都忘不了


她的动作。她用用高跟鞋故意发出“嗒、嗒嗒”地走进来,双手放在后背,一会儿就用拇指与食指上的美甲捏着水瓶盖走了过来。她放下水瓶,掏出一张纸币,放在柜台上,可以看出她的手在不停地远离柜台。“老板,找钱!”声音大得要可能连马路上的车都要震漏气了。随后,她拿出一张纸巾,疯狂擦拭她的美甲。我找了钱后放在桌上,她嘟浓几声。掏出一瓶消毒液对水与钱喷啊喷的。直到柜台上出现一圈水渍才拿东西,昂着头走人。我边走边祈祷着她头上的发圈快点掉下来。


可是,这样一个人,也有不堪一击的时候。那个暑假


天非常热,他的儿子提着大包小包进了家门。一进家门,儿子被从桌上的茶壶里取了碗茶喝。“这茶啊!可是我从普点山上买的呢?那普点山啊—”儿子翻了个白眼,说道:“你要说什么我不知道吗?你想说那普点山天美地蓝,你这辈子都没去过。”儿子走进房间。


她紧随其后:“明天你过世的祖父要分财产了,你也过去一下吧!”


儿子明白母亲话里有话,她望着母亲提着的爱马仕,无奈地 开了母亲准备抓住他的手。


她没说什么,想着既然如此,她不如开门见山,


于是说:“你买房了没呀!几平的?”


儿子没说话,眼泪夺眶而出:“我失业了。”


“什么?”她一下子昏了头。她如此有价值,如此有地位的人,竟然落得儿子失业的结果!她一时无法接受。没有钱,就没有地位;没有地位,我这个母亲就没了活下去的意义!她想着,眼泪也夺眶而出。


“妈…”儿子说着,伸出了手。


“你不是我儿,你不是我儿!我儿子是五百强企业的公司经理,你不是我儿!你就是个垃圾!”她冲站起来,冲出了门。邻里从未见她这么破碎过。那个晚上,我小区里的人都能听见她的哭声。


她消失了,而她儿子呢,听说那天发现她的尸体后,直接疯了!(据说她是溺死的),死时,她的手里还抓着她常戴的项链。

  • 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