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查看: 7522|回复: 57

[田东八卦] 70年代生人对田东街道共同的回忆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7-21 16:47:26 | 显示全部楼层 |置顶 |变色 |千斤顶
本帖最后由 田东空调 于 2017-7-28 20:12 编辑

    (前段部分白话,后段普通话)
  (一)
  对于70年代生人黎讲,田东生活范围莫非系,上高圩,电影院,延伸出去就系水利头,我一直认为田东唯一平原应该系过度,3月绿油油,8月金灿灿 稻香一片,南华街对于我黎讲,多少有地陌生,可能系过度同学比较少原因,对过度唯一记忆就系大龙树,白铁社以及田东首富崖拉,呢件事轰动上下街。
       往下就系平马中心包含政治中心苏x埃以及文化中心; 关于苏x埃,细时老师经常带去接受思想品德教育,其实系老师A前头,我地A后尾(mi) 耍大刀,穿草鞋,边地有心接受GE MING思想?对于“苏X埃”呢个词 以前明指来自3隆做工夜宿于此个地人;文化中心就有新华书店,剧场,工人文化馆,馆内有灯光球场,录像厅, 文化馆应该系我地呢代人接受外来品及外来思想架地方,比如讲新鲜思想来自于香港及美国电影(录像),比如,我某识仲有人捻得起有一种鞋称”南霸鞋“某? 人人得而兴奋,个阵时,文化馆内摆满桌球台,日夜人头涌涌,热闹非凡,田东不夜城不为过,以桌球娱乐有之,以桌球赌博有之,不过多数都系赌博,经常有黎自南宁地方到处流串以桌球赌博为生D烂崽系过度,技术一流,穿着时尚,人人向往崇拜模仿,当时尼班烂崽脚穿一种鞋,就系“南霸鞋 ”,人种分类称为“南霸崽”,大个之后至识到尼仲凉鞋其实系劳改犯着,(diao ni lao mu chou hei ya 丢面呀,田东粗口话好奇怪,写出黎我都觉得某法睇,但系讲出黎就觉得某咩野,反而有亲切感,应该归为助语词吧), 所以讲过度地方实至名归称为文化馆—社交中心,传播思想,传播时尚; 灯光球场经常有露天演出,马戏团,少林武术,艺术体操,但系要买飞,细时变度有钱买飞呀,就想办法点样贫穷快乐翻墙,个阵时大家都一样;对于剧场,学校经常包场睇电影,但唯一记忆电影就系《高山下的花环》以及《花枝俏》,离开田东后,不得而知为何火烛,风光不再,反而前面酸野摊应该仲系; 物质供应中心就有果菜公司,糕点有贵记,每年8月15,都食贵记月饼,最喜欢叉烧饼,凉茶铺就略过,“2 两某食,食3两 ”应该某系尼度; 凉茶铺下底有间朝阳旅社,名字记某清楚啦,当时胜过而家5星级。出行有田东车站,车站后门酒楼一条街,及”时li时罗 ”开架服装店,田东个阵时对讲话舌头有卷音统称为”时li时罗 ”,我觉得应该系早期温州人. 我记得个阵时系十字路口往下少少,个度傍晚有卖狗肉,烧鸭至好食,零售鸭颈一角五,鸭翅2角五,细时发誓好好读书日日食烧鸭。对于呢段路呢段时光唯一人物记忆就系一对夫妇经常打胶。

(二)
      往下有单车社,每年都有舞狮子就系出自呢帮人,我觉得可能多数已作古。从派出所到红期桥这段路,街道两侧的骑楼,门口参天的油桐树,午后的阳光透过茂盛枝叶斑驳生辉,天是蓝的,慢慢移动的白运,一朵朵,那是游泳的季节,右江河的水是流动的,清澈的。早上街道两侧摆卖来自睛逸,四平周边的瓜果蔬菜,是的,是最新鲜,连顶端都保留着含苞欲放的花蕾,都能闻到的清凉,晨曦的朝阳射在任何一个角落,晶莹剔透,交易的人们基本操着本地的白话,“甘黑贵呀,你D菜”,“边D贵呀,Na….(语调拉长),你睇睇,我D菜至黑靓呀,要几多捏(第二调),少3分比你呀”,从来都是笑脸相迎,祥和的,这个菜市熙熙攘攘,有点彩色的清明上河图,我喜欢初夏的瓜果蔬菜,南瓜叶,南瓜花,刚到季的通菜,西红柿,黄瓜,青菜苗,豆角,有时旁边还附带摆卖刚摘下来的本地“鸡屎果”,新鲜的无以复加,隔日的蔬菜瓜果菜农都不好意思卖,当然也卖不掉,田东人挑剔的味蕾就是这样娇惯出来的,现在人人抱怨各种菜肴不好吃的时候,我想是因为食材已经失去她本来的品质,感觉现在吃的就是化学合成品,无论你如何追寻记忆的味道,其实是徒劳的,已经留在了那个年代,带不走的,同样留在那个时代的还有菜农门的善良,淳朴。派出所里的庙挺神奇,传说,瓦顶可上不得,而且无落叶,干干净净,真实是如何不得而知,就象父亲在我不听话的时候经常以里面的各种刑具说事来阻吓一样,其实是不存在的。派出所隔一路口有一间私人的中医诊所,古香古色,很少看到就诊的街坊; 对面有一卖老友面的人家,里面的人与事很多与我的童年记忆是关联的,我的一个同学考上了百高也是里面的,我与里面的联系仅此而已,故事多数和我家姐这辈的事与情相关的,算是大人的事情了。他家的老友面我认为是田东老有面的鼻祖,后面的老有粉只不过是老有面衍生而来的,如果说味蕾有记忆的话,这家算是我味蕾库的一个。 轻工商业局和医药公司是在一起的,穿过楼的过道,里面有广阔的天地,不知道里面的托儿所是否还存在。对面有一家“飞发”店,我童年理发基本是在这一家,开始是1角五,后面涨到2角。这条街最大的是糖业公司的面铺,也就是营业点,后面是她的生产工厂,主要批量生产冬瓜糖,整个街道弥漫甜甜的味道。糖业公司里面花花绿绿的糖果包装,亮晶晶。小学课本里说的“琳琅满目”及“售货员” 在这里得到了理解,不象现在什么人都叫“靓妹”,“帅哥”, 带有戏虐的口味,售货员那年代可是神圣的职业,可不是一般人想做就做的,也不是现在的白领和公务员所比拟的,在物质匮乏的年代,售货员就代表着“有食”。糖业公司旁边有一家照相馆,这家应该是平马码头开阜以来唯一的一家,时尚,前卫,他们家老一辈说白话的口音和当时平马是不一样,接人待物挺客气,具有基本的素养和与众不同,感觉是大户人家,这,就是我童年的感受; 十字路口有家卖云吞面,历史悠久,不管寒冬,盛夏,吃宵夜大部分是在他们家,与前面说的老友面一样,我也认为是田东云吞面的发源地,我有一个小学女同学是她们家的。
      从糖业公司到烈士墓这段路有两所小学,一所是中山小学,另一所是平马中学,也是我就读的母校,中山小学 是一所开放的学校,没有围墙,即使有也是一些栅栏之类的,前门正对平马中学,门口两侧主要是卖“酸野 ”,是正正经经泡制出来的酸野,不象现在放醋搅拌而成,喜欢吃的有,酸萝卜,有1分钱一片的,有1角左右一个的,有酸藕,酸木瓜切丝,酸鸡屎果,酸蒜头,酸蒜苗,酸番薯,回想简直“口水流MI MI”, 学校两侧是平房式教室,面向学校门口,右边是一年级到3年级,左边是4年级到5年级,中间往后的中心区域是办公区,办公区后面是竹林 ,一条溪水环绕而过,办公区右侧是老师的家属居住区,学校的公共厕所就在右侧靠近溪水的区域。这样的格局从风水的角度来说是上乘的,我们那时代,是出不少人才的(感觉),老师是绝对的权威,小伙伴互相取笑的话题就是被某某老师“亨黑壳”,或被打手掌的,被打的男同学比比皆是 ,感觉是猫捉老鼠的游戏,但最怕的是老师家访,意味着被爸爸狠打的开始,但学风依然的好,记忆中,四年级开始,已经有同学在早上6点多的时候已经自己开灯在教室早读了,我想现在是不能出现的,我们小的时候已经知道“万般皆下品,唯有读书高”的道理,可不是每个人都读成书的,但学风依在,同学情谊依旧很深,记得每个星期四是全学校的大扫除,“马鞍山”是我们每年野营的根据地,从没变更,老师带队,全学校队列而行,随身携带的一般是盒饭,家庭好点的可能里面有肉,多数是青菜和鸡蛋,还有喝的汽水,都是自带,玩的游戏基本是在先人的坟墓旁打谜语,或追逐,或模仿打战,希望有一天可以杀敌光荣牺牲。不是玩了就完的,要写日记,写感受,我们哪有那么多的感情抒发呀,顶多写“高兴的跳起来“,“心里甜地像吃了糖一样”,可男同学门的日记基本就这个调调,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是谁发明这个词语,够神的。每年都有一种活动叫“游行”,是整个平马镇的小学都参与的,不过是代表性的,选自学习好而且是少先队员的。统一的“白杉,蓝裤,白鞋 ”, 我那时参加过一次,由于没有“白衫” 就穿我家姐的,可被大同学笑了一把,稍大了才知道,女白衫的衣领一般是圆小的。游行队伍前面是仪仗队,后面是队员,环城游行一圈,要不间断的响亮口号:“热烈欢迎,欢迎,欢迎、” 其实真不知道欢迎谁,“振兴中华” 等等口号。当我读四年级的时候,有一天中午,烈士墓那条马路使过望不到头的绿色伪装过的军车车队,后面拉着大炮,何等的壮观。由于“准备要上课了,才依依不舍地离开那里”。

(三)

离开浩浩荡荡的车队,顺着小坡路返回学校,右边就是豆腐社了,每天早上都会有排着长龙的人们购买新鲜豆腐,豆腐票是要的,没票门都没有,计划经济时代就那样,习惯就好,豆腐有2种,一种精豆腐,另一种是豆腐渣。还是豆腐渣好吃,不过最好吃还是里面那些硕大的老鼠,黄豆喂大的老鼠能不好吃吗,姜,酒,豉油,糖,少量味精,别忘了最后加“狗肉香,俗话说的”一鼠顶3鸡 ” 就是这么来的,如果和北方人提起这事,保证对方嘴巴张开三钟不拢嘴深表不理解,最后只能扔下一句话“南蛮”。豆腐社对面就是木头加工站和建筑队的办公区,好像是合在一起的,年纪太小的原因里面是如何运作,知之甚少。但是就知道里面的铁比较值钱,那年代,调皮的小孩哪个不干过呢,在那个院子实现了人生的好多第一,第一部电视连续剧动漫片《铁臂阿童木》,第一部外国战争片《加里森敢死队》,第一部爱情片日本的《血凝》,还有激励片《东洋魔女》。我这记忆力还行。自从看了敢死队后,天天拿着牛角刀练飞刀,希望像主人公一样一刀一个,说起牛角刀,那可是平马街的名刀,由于这刀不用的时候可以刀尖收起,急用之时,刀尖立马出鞘,速度非常之快是当时菜刀不可比的,所以打架基本这刀不离身,后面发现**有开刀刃,慢慢的**有了一席之地。紧挨着豆腐社的是果菜公司系统,里面有一片大大的晒场,进晒场门口的左侧是5到6个很深很深的腌池,好像里面有黄皮,大颗的生盐,应该是腌制黄皮,有时发现晒场挂有粉丝,有时晒满板栗,如果对这个规模没概念的话,想想在整个足球场挂满米粉丝应该会有一点点的体会。后来那个地方盖起了楼层,时常高歌的一大群火鸡也不见了,美好的感觉就这么活生生被阉割,当改革的洪水摧枯拉朽般,来到了田东,在人们毫无准备和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,豆腐社,木头加工站还有建筑队,她们最早的一批被迫离开了体制,对他们家属生活的打击是何等的惨烈,无法不另你动容,在我幼小的灵魂留下了很久很久的阴影,我认为用什么代价都不能弥补她们2代人的创伤,也许社会进步总有牺牲者,又或许是不可避免的。
       回到教室上课,最喜欢数学,深恶痛觉的就是语文,枯燥无味,不过也不至于说学不进,因为老师有时穿插一些“故崽”(故事),全程的平马白话,对了,从小学一年级到四年级,朗诵语文都是用白话,后来慢慢用普通话,但所有的课程讲解基本是白话,说得准确点,到了高中才会说普通话,可是到了外省人家根本听不懂,你嫌他舌头太卷,他嫌你舌头太直,搞笑。小学的基本娱乐有“赌纸角”,就是到处收集烟纸盒后折成三角,然后在地上互相拍,拍翻对方的就赢,被翻的纸角收归己有。还有”赌锑“ (铝),就是铝线,铜线 绕成各种形状,打扁以扩大铝线和地面的接触面,从而增加摩擦力。规则是在地面两侧划好界线,然后把铝线放在首端,对方用自己的铝线发力撞击地面的那个,如果地面那个铝线被撞出线则被收归己有,互相轮流交替,赢回的金属可以卖钱换酸野吃,那时铝是7分钱一两,铜是1角到2角之间,这个游戏好象只流行一个学期左右。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流行”边甘B“(钓蜻蜓),平马中学后面有一片稻田,还有一个水塘,蜻蜓很多,稻谷收成后的季节往往是蜻蜓交欢的时期,寻找正在”那个”的蜻蜓情侣,然后用网兜捕捉,就这样捕捉到了母蜻蜓,用线绑住母蜻蜓,让母蜻蜓在头上盘旋来吸引公蜻蜓,一面钓一面喊“乸 架,乸 架”(母的,母的),生怕公的蜻蜓不知道。如果确实找不到母的,可以用泥巴糊住公的生殖器官以假乱真,有时也可行。当然也有健康的活动,就是足球,统一普遍的是玩足球,中山小学的场地是泥地,而且是干净的泥地,对于什么是干净的泥地, 就是你摔倒在地,嘴巴粘着泥土,这泥土就可以吃,这种场地和泥土现在肯定是不存在的了,在平坦的泥地上玩足球非常舒服,非常酷。田东人喜欢足球是有渊源的,平马镇在小学已经开展了联赛,更不用说初中部。我们深深迷恋着足球。
(四)
      对儿时游戏的描述是否令人枯燥 或愉悦,但还是愿意多说说,因为是我们同龄人共同成长过程的一部分,如果再过五年或十年,怕再也想不起了,毕竟味蕾和记忆会随人的衰老慢慢消退,在如今激烈变迁的时代,只想记录已经断层的历史-我深深怀念的那段岁月。
       仲夏的晚上,树底下随风摇曳的月光,家家户户的门口,竹凳,凉席,葵扇,老人,小孩,有的躺着仰望星空,有的坐着,同样讲着他们过去童年的故事,路灯恰到好处的柔和,飞蛾绕着灯光乱飞,不远处的夜来香,这,是如此的平静,祥和,如果可以加上现在的物质生活,那多好。唯一划破这宁静的就是我们 “隔离临舍”这帮小屁孩,在“电灯盏”下(路灯下)“踢 Moe Moe”,热闹。“踢moe Moe” 就是在街道的路灯下画个圈圈,圆圈的中心放着铁制空罐头。游戏的参与者7-8个为好,规则是:开始第一轮通过石头剪刀布(白话怎么说来的,忘了) 选出寻找者,下来就是在石头剪刀布最后决斗的胜者踢飞圈里的破罐头,而且要踢得越远越好,破罐头滚在地上会发出”Moe,..Moe“ 的声音,(游戏因此而得名),失败者(找寻者)要去捡回被踢飞老远的罐头,放回原处,当找寻者跑去捡的过程,参与者作鸟兽散,四处藏匿,找寻者捡回放在原处,并去寻找已经藏匿好的参与者,有时当你远离罐头,可能附件的藏匿者会神不知鬼不觉溜出来,踢飞罐头,那么你听到”Moe,,Moe”的声音后,得重新捡回。如果在罐头没被踢走的前提,找到第一位藏匿者,恭喜, 你解脱了,第一轮游戏就结束,第二轮开始,更替的找寻者就是你找到的那位藏匿者,周而复始,田东人天生”依要“ (不正经),说话如此,做事亦如此,有的”野仔” 爬上树顶,有的回去吃宵夜,胆大的会躲在传说有鬼的隐蔽处,当然也有找寻者会失去耐心,干脆回去洗脚睡觉了事,问题来了,最隐蔽处的人还在躲藏。。。最快乐的是第二天晚上互相取笑昨晚的事情,公布躲藏的地方。。就这样,”隔离临舍“的孩子在快乐中成长亲密无间直到初中毕业,初中毕业后的那个夏天,带着懵懂,青涩,些许的忧郁,人生开始有些大不同,慢慢开始变的疏远了,成绩好的牛B的去了百高或田东中学,那可是名校,有的考上当时是铁饭碗的中专,中等的或者差点的选择读”技工学校“,百色技工学校为田东的工矿水电企业输送大批的中坚力量,其实在当时对田东贡献最大的也是这批人,那时人人基本与劳动局打交道,现在可能已经边缘了。

(五)

   有一条开放的小溪,我们叫“坑”,去小溪玩通常叫去“坑边”, 她绕过“莫乐岭”,顺势百货仓下面的水井而下,穿过新村的荷田,往下刚好夹在中山街和乐善街的中间,再穿过红旗桥直达静逸。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,住附近的中山街及新村,喜欢“富鱼”, 乐善街则中意钓鱼,不过是在百谷坑钓,有时他们也干抬网鱼的事,住在静逸及合恒医院附近的,钓黄鳝最拿手,而且那里的黄鳝大条,他们观察洞口可以判断用多少磅的粗线,关于“富鱼”就是筑坝竭泽而渔,三,四月份是鱼繁殖期,5,6月份汛期,上游鱼塘的鱼会随发大水溢出,有的回灌到小溪两侧的荷田,主要有鲤鱼,鲢鱼,鲫鱼,非洲鲫还没出现,埃及鱼在那年代是可以吃的,大条很受喜欢。到了7月份正是鱼美的时候,荷花已经结蒂,重要的是我们放暑假了,年纪小的则2,3人到荷田里,小范围区域筑起小坝,用“提”桶-舀干里面的水抓鱼,水深顶多在一米左右,这个工作量对我们来说是没问题,如果水面清澈,中底层黄浑,黄浑的肯定有鱼,而且有埃及,那个兴奋,蚂蟥都不算事,在别人家的荷田“富鱼”是禁止的,村民担心会踩坏泥地的莲藕影响初冬的收成,新村的村民比较朴实,一般都相识,不是同学的爸就是同学的亲戚,所以也不怎么说,反正知道分寸就行。对于大人就不同了,大人搞大单,拆家里的门板在小溪里筑坝,然后打桩,非把整条溪的鱼抓完不可,有的老人见了会骂,“阴功咯,甘搞呀”,(意思就是责怪)快速筑完坝后,在坝的前面开一条小沟,把水分流到旁边的荒废水田或沼泽地,这点你不得不佩服田东人的智慧,大工程出现的分流,缓冲区,时效的概念全用上,如果让田东人当国家领导人,那就是造福全人类了,大的不说,就说现实一点的:非把喜马拉雅山脉凿开一大口,把印度洋的热带雨季暖流引到新疆的沙漠地带,改造那里变成又一个渔米之乡,这就是田东人要干的活,有时还声称拿地球的引线,要挟美国总统,你怕吗,这也是田东人干的。





评分

参与人数 2芒果币 +30 收起 理由
梦之谷字画 + 10 謝謝你寫出嚟捭大家睇!_App
月下夜想曲 + 20 好文章啊好文章,作者一定是个人才

查看全部评分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7-21 17:10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7-21 17:55:46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7-21 20:00:56 本帖来自于手机!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7-21 20:22:37 本帖来自于手机!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7-21 20:40:20 本帖来自于手机!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7-21 20:41:39 本帖来自于手机!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7-21 20:44:38 本帖来自于手机! | 显示全部楼层
忆起童年事,确实很多,平马街的故往烟云,数不胜数,期待楼主说来,岁月的痕迹……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7-21 21:40:21 本帖来自于手机! | 显示全部楼层
快乐的草泥马 发表于 2017-7-21 20:00
能不能说人话?看不懂

平马镇本地方言,粤语+普通话+壮话+……=平马白话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7-22 00:48:53 本帖来自于手机! | 显示全部楼层
看得费劲,幸好我经历过,不然都不懂在讲什么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7-22 01:04:41 本帖来自于手机! | 显示全部楼层
上高圩、下低街、一牙、二牙、木帆社、车缝社、白铁社、牛行、搬运站、森工站、园艺场、罗家庄、红旗旅社、乐善街、德新街、中山街、南华街、庆平街,十万吨……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7-22 01:04:51 本帖来自于手机! | 显示全部楼层
田东空调  昨天 16:47
   对于70年代生人黎讲,田东生活范围莫非系,上高圩,电影院,延伸出...
寫啲嘢免强睇得識!^O^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7-22 01:04:52 本帖来自于手机! | 显示全部楼层
田东空调  昨天 16:47
   对于70年代生人黎讲,田东生活范围莫非系,上高圩,电影院,延伸出...
寫啲嘢免强睇得識!^O^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7-22 01:19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山麓之云 于 2017-7-22 01:28 编辑
恩隆土著 发表于 2017-7-22 01:04
上高圩、下低街、一牙、二牙、木帆社、车缝社、白铁社、牛行、搬运站、森工站、园艺场、罗家庄、红旗旅社、 ...

仲有沙东、百谷沙滩、水鬼沆,呢三个地方点样能打望记?记得以前放学骑单车行过街,平马街名人的夏文bao、苏mei两公婆就在贵记门口摆摊,经常张胶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7-22 07:56:07 本帖来自于手机!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会员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联系我们 官方QQ群

网站简介|产品和服务|联系我们|手机版|无图版|排行|

田东生活网. ( 桂ICP备08000063号 )     
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桂B2-20100020 本站法律顾问:广西东晖律师事务所陆洁律师

GMT+8, 2017-10-20 18:28 , Processed in 0.168531 second(s), 12 queries . Powered by Discuz! X3.1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